法律频道
欢迎订阅重庆手机报 中国移动用户短信cqsjb10658000。重庆3G门户 手机登录 cq.3g.cn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霸州两杀人案“主凶”喊冤15年 案件被多次延期审理

2016-06-13 08:22 来源: 0 条评论
2009年11月12日,河北省高院宣判,原伟东、陈瑞武、尚志红、杨洪义杀害刘德成一家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予认定。据原、汤二人的供述和法院的判决,杨长林和杨雪松都是被洋镐击打致死的。

原标题:霸州两杀人案“主凶”喊冤15年

原伟东的姐姐记录的案件时间表。

原伟东的姐姐在家整理材料。京华时报记者陶冉摄

今年7月12日,是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三次延期审理1995年原伟东等人杀人案的最后期限。12年前,原伟东被廊坊中院认定为两起杀人案的主凶之一,身负6条人命。

几经伸冤上诉,2009年,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认定原伟东等人与2000年的命案无关。到了2013年,他所涉的1995年命案也被最高人民法院因证据不充分发回重审。    

3死1伤命案5年多未破

1995年11月29日,家住霸州市胜芳镇东风街的杨长林和他的两个儿子杨山、杨雪松遭人杀害,杨的妻子张金萍受伤。霸州市公安局在现场发现遗留恐吓信两封、沾有血迹的洋镐菜刀各一把,捆绑尸体用的尼龙绳,还有一个掌纹。杨家养的狼狗死亡。

恐吓信显示,杨家的狼狗“得罪了”杀人者,杀人者要求杨家自行结果狼狗,不然就杀死杨家所有人。现场的一块骨头上用黑色线捆着盛有白色粉末的塑料袋,白色粉末成分为氰化物,或是为了毒死狗。但警方调查,狼狗最终死于洋镐的击打。

经过警方的技术鉴定,现场发现的掌纹是残缺的,不具备鉴定条件。洋镐木柄上未发现手印。由于技术用房多次装修、搬家,加之当时的内勤现已病故,菜刀、洋镐、恐吓信等关键物证现已丢失。由于恐吓信只留存了复印件,也无法通过技术手段进行技术鉴定。由于大量物证丢失,杨长林家3死1伤命案5年多都没告破。

2000年,胜芳镇胜堂路的刘德成一家三口惨遭灭门。霸州警方这次顺利“侦破”案件,于2001年将原伟东、汤凤武、陈瑞武、尚志红、杨洪义等人抓捕归案。经过一系列的审讯,原伟东、汤凤武成了杨长林家命案的犯罪嫌疑人,原伟东、陈瑞武、尚志红、杨洪义成了刘德成家灭门案的犯罪嫌疑人。杨长林家命案宣布告破。

2009年11月12日,河北省高院宣判,原伟东、陈瑞武、尚志红、杨洪义杀害刘德成一家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予认定。陈瑞武、尚志红、杨洪义无罪,已于2011年被释放。(本报曾报道)

原伟东被带去“观摩”妻子受讯问

据原伟东的妻子李杰说,在2001年丈夫被抓后,她为了说明情况,主动要求跟随警方回霸州市公安局说明情况。但是,没想到她随后被警方认定为包庇罪嫌疑人。

李杰说,她刚到刑警队就遭受刑讯逼供,以至于试图自杀。今年6月1日,记者见到李杰时,她的小臂上仍然能够看到疤痕。李杰解释说,当时小臂等部位皮肤发生溃烂,创面有拳头那么大。李杰的手指关节也发生了变形,无法并拢,据其说与受到电击有关。李杰说,包括她在内的所有嫌疑人全部被提取过血液样本,但警方至今没有给出结论。

记者采访到已经被释放的陈瑞武、尚志红、杨洪义,他们均表示遭受刑讯逼供。陈瑞武曾经试图咬舌自尽,舌头上缝了7针,伤痕仍在。原伟东和汤凤武在法院庭审期间,也多次提到遭刑讯逼供。原伟东说,他始终没有做有罪供述,直到民警带他看妻子李杰受到逼供的过程。

和汤凤武、原伟东关在一起的“狱友”王朝、吴贵增等人在询问笔录中也对两人因刑讯逼供而受伤的情况予以证实。

对于指控,2002年9月,霸州市公安局出具了一份署名为“全体办案人员”发表的说明,称全体办案人员均无刑讯逼供,程序合法。2014年6月,霸州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再次确认了这份声明的结论。

李杰在2003年6月廊坊市中院一审中被认定为包庇罪,因此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同年12月,该案被河北省高院发回重审。2004年6月,在没有增加证据的情况下,廊坊市中院第二次一审改判,认为李杰的包庇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她被当庭无罪释放。

受害人张金萍证词系晕倒后记忆

从2003年6月廊坊市中院一审判决,到2009年11月河北省高院终审判决,6年间的4次判决都认定,原伟东和汤凤武是造成杨长林一家3死1伤的凶手。最新的河北省高院的判决中,原伟东和汤凤武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由于警方已经把原始卷宗丢失,廊坊市中院和河北省高院认定原、汤二人犯罪的主要依据是3个人的口供。除了原、汤二人,自称在刑讯逼供的条件下做出的有罪供述以外,还有杨长林家唯一幸存下来的张金萍的证词。

目前记者能够找到的张金萍的证词,是张金萍于案发19年以后,在自己家中做的一份询问笔录。笔录中,张金萍回述了家人被害的经过。

张金萍说,1995年11月29日下午5点左右,杨长林和两个儿子待在家里。她回家时发现门打不开,于是叫大儿子开门。但是,开门的是两个20多岁的陌生人。他们打开门后就揪住了张金萍的头发,拿着一尺多长、用铁管做的枪的枪托砸了她的后脑勺。张金萍发现,丈夫和两个儿子都在屋里,头上有血,还活着。杨长林被捆着,他劝说张金萍,让她不要反抗。

张金萍说,在案发前20多天,她家的狗已经中毒发疯,在院子里乱跑。随后几天,有人两次给狗下毒。大儿子杨雪松还拿给她一张纸条,纸条上写道,“要药死你家狗的不是别人,就是我。”

按照张金萍的说法,29日入户行凶的就是要药死他们家狗的人。行凶者将杨长林和杨雪松带到东屋杀害。张金萍在客厅遭到捆绑和殴打,装死躲过一劫。行凶者以为张金萍死了,又在客厅用菜刀杀了杨山。行凶者随后离开,张金萍先挣脱了身上的毛线外衣,顺势解开了捆住自己的绳索,跳墙逃到邻居家报警。

几份判决书中确认的作案过程,与张金萍所述基本一致。结合原、汤二人的供述和尸检报告,法院认定,杨长林和杨山是被洋镐打击致死,杨雪松是被异物堵塞呼吸道致死。两名行凶者带枪却没有使用。张金萍解释说,是因为两人害怕用枪会惊动别人。

但是,警方提供的现场勘查笔录中提到,张金萍被行凶者抓住头发拉进屋内时,行凶者说:“让你打狗你不打,今天我们连狗带人一起杀。”说完行凶者就把张金萍打晕。张金萍苏醒后就发现丈夫和儿子都已经死了。吕律师认为,这说明张金萍叙述的案发过程,是被打晕后的记忆,不足为信。同时,眼看着自己的丈夫、儿子被杀害,张金萍还能心思缜密地装死骗过两名行凶者,也不符合情理。在庭审中,原伟东和汤凤武方面数次要求张金萍出庭,但是均遭到拒绝。

另外,张金萍是在受伤的情况下报案,但是警方并没有出示当时给张金萍做的验伤报告。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张金萍的受伤部位,只有杨长林的母亲证明张金萍在天津市环湖医院住院23天,但是没有任何票据留存。吕律师认为,就目前的证据来看,张金萍是否受伤存疑。

原伟东等人作案动机至今不明

原伟东、汤凤武、张金萍均证实,在案发前,杨家和原、汤二人之间根本不认识。那么,原伟东和汤凤武为什么要杀死张金萍的丈夫和儿子呢?在2005年1月27日,河北省高院开庭审理此案时,河北省检察院出具了2001年11月24日讯问姚俊来的笔录,作为证明原、汤接受姚俊来两万元的雇佣费充当杀手的证据。但是,姚俊来作为雇凶杀人的主凶,自始至终都没有被列为犯罪嫌疑人。

对于两人的作案动机,2014年6月,霸州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有了新说法,因为姚俊来等人拒不配合办案人员的调查工作,所以原伟东、汤凤武二人的作案原因无法查清。

原伟东和汤凤武在看守所期间,张金萍迅速在一群人中准确地指认了原伟东和汤凤武。吕律师认为,这样的指认存在程序违法。根据原伟东、汤凤武供述,在指认过程中,他们二人被剃了光头,戴着脚镣等刑具,是七八名供指认的人中,唯一具备光头、刑具两个特征的人,这显然对张金萍产生了引导作用。

李杰等原伟东的家属称,原伟东在两件命案发生时都在黑龙江老家而不在胜芳,所以不可能杀人。对于2000年的命案,已经证明,原伟东在案发当日正在村里缴纳农业税,有标注了缴纳日期的农业税票为证。

对于1995年的命案,有原伟东的朋友王陆证明,案发前他和原伟东、汤凤武等人到满城监狱看望自己的外甥。随后,因为王陆盗烟,汤凤武帮他销赃,三人商量回东北“避风头”。去满城监狱的第二天,三人乘火车回到哈尔滨。原伟东供述称,自己在案发的11月29日已经回到黑龙江老家了,回东北是因为发现胜芳的生意不好做,打算回家种地。

但是,王陆的证词并没有被法院认可。霸州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在2014年6月出具说明,市公安局在2014年致电冀中监狱狱政科和太行监狱狱政科,查询1995年会见犯人的记录。他们得到的答复是,时间较长,没有找到相关记录。

据原、汤二人的供述和法院的判决,杨长林和杨雪松都是被洋镐击打致死的。但是,尸检报告显示,杨长林身上有星芒状伤口,身上多处粉碎性骨折,被认定为钝器击打头部造成颅脑损伤致死。杨雪松身上明显的只有粉碎性骨折,没发现星芒状伤口,被认定为锐钝器击打头部造成颅脑损伤致死。

最高法认为,该案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充分,于2013年7月指令河北省高院进行再审。2014年10月,受河北省高院指派,廊坊市中院开庭重新审理此案。但是,给出最终判决结果的时间却一次次申请延期。从2015年10月12日开始,一共3次申请延期三个月。今年7月12日,是此次延期的最后期限。原伟东的姐姐说,法院延期的主要原因,是认为此案案情复杂且重大,需要延长审理时间确保结果准确。对此,廊坊市中院以案件在审理中为由拒绝透露案件的具体细节。

原伟东母亲为伸冤突发脑出血去世

原伟东的姐姐希望廊坊市中院能够尽快作出判决,如果原伟东真的杀人,就判他死刑,如果他没有杀人,就尽快无罪释放,“因为我们家实在拖不起了。”

原伟东姐姐说,原伟东在家里行二,除了她这个姐姐,还有两个弟弟。上世纪90年代,她带着弟弟们离开黑龙江老家,来到胜芳打工赚钱。由于胜芳距离北京近,人流量大,所以比在黑龙江能够赚到更多的钱。这么多年为了给原伟东伸冤,原伟东的母亲去世,姐姐离婚,大弟弟被送进监狱,二弟弟精神变得不太正常。

李杰说,在2013年8月的一次去河北省高院的伸冤过程中,原伟东的母亲带头在河北省高院门口磕头。因为长期精神压力巨大,当天早上又没有吃饭,她只磕了十几个头之后,就突发脑出血被送进了医院抢救,于8月27日去世。

李杰说,2015年,原伟东的大弟弟在一次去最高法反映冤情的过程中,采取了割腕自杀的行为,幸好被抢救过来,但是左手落下了残疾。同年5月18日,他携带自制爆炸物进入最高法,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目前仍在哈尔滨服刑。原伟东的小弟弟因为目睹母亲去世,伸冤期间受到了殴打和辱骂,因此精神不太正常。两人今年都已经40多岁,却都无法成家。

原伟东被抓时,儿子只有6岁。因为家人长期四处奔走伸冤,无暇照顾孩子,原伟东的儿子从小由不识字的姥姥带大,背负“杀人犯儿子”的骂名,在学校受到歧视,初中没有毕业就辍学了。目前他在餐厅当服务员维持生计。

原伟东的姐姐远嫁到江苏镇江,原伟东出事后,亲属常到原伟东姐姐家寻求帮助。姐姐的丈夫不堪其扰,在原伟东母亲去世之后选择离婚。目前,原伟东的姐姐留在胜芳,照顾身患膀胱癌、前列腺癌和偏瘫已卧床不起的父亲,等待原伟东的大弟弟出狱。原伟东的姐姐说,生活都被原伟东的案子给毁了。她现在只希望,父亲能够活着看到原伟东被无罪释放。

京华时报记者韩林君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感谢您阅读: 霸州两杀人案“主凶”喊冤15年 案件被多次延期审理
虚假新闻投诉致电63080077 更多举报途径>>>
[责任编辑: 华海纳 ]

精彩视频

      行行摄摄
      新闻排行
        新闻热搜词
        来源:360新闻
              ×
              扫二维码
              关注华龙网官方微信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