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频道
欢迎订阅重庆手机报 中国移动用户短信cqsjb10658000。重庆3G门户 手机登录 cq.3g.cn
分享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

夫妇莫名失踪钱款不翼而飞 无锡警方72小时侦破杀人抢劫案

2016-07-28 08:38 来源: 0 条评论
”  去杂货店买了胶带、鸭舌帽、墨镜,商量好如何动手,一切就绪,叶某打电话给林某,说想学炒股。6月20日下午两点,叶某和马某开着三轮摩托车来到林某家,故意避开电梯,从消防通道楼梯走上去。

原标题:一对夫妇莫名失踪钱款不翼而飞无锡警方72小时侦破杀人抢劫案

夏日的午后,一具女尸惊现河道,重重疑团接踵而至。一张从武汉到无锡的火车票,一对莫名失踪的夫妇,股票在一天内被抛售,24万钱款不翼而飞……失踪夫妇是谁?杀人凶手又是谁?且看《法制日报》记者一一道来。

一起看似无迹可寻的无头案,经过江苏省无锡市公安局锡山分局民警抽丝剥茧,一步步靠近真相,72小时后擒住凶手,为受害人伸冤。

河中惊现女尸

春末夏初,江南的人们总会迷恋一种河里的美食——螺蛳,这种软体动物在南方的河道里十分常见。每到这个季节,无锡市锡山区厚桥街道的老吴夫妇,都会下河“摸螺蛳”去菜场贩卖贴补家用。

6月24日,闷热的黄梅天开始作祟。

“阿梅,我们手脚快点,一会儿怕是要下雨的。”老吴一边沿着河岸小心摸索着螺狮的踪迹,一边催促妻子。

“老吴,你看那是什么?”阿梅指着两米开外的水面推推丈夫。

荒僻的小河浜里,一只簇新的银色箱子漂浮着,鼓鼓囊囊,上头还缠绕着几圈铁丝。

“这箱子里装的什么东西?”老吴嗅嗅,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腐臭味,他抄起一根木棍捅了捅,“啪”地一声,箱子崩开沉入水底。一具女尸蜷缩着,面部缠满胶带,赫然出现在他面前。

这具女尸打破了这个闷热午后的平静。接到报警,无锡市公安局锡山分局厚桥派出所民警立即赶到现场。

女尸双手双脚被反绑塞进行李箱丢弃河中,显然,这是一起他杀案件。无锡市公安局刑警支队、锡山公安分局刑警大队的刑警们接到指令也迅速赶到了厚桥。尸体被打捞上岸,送往无锡市公安局法医检验中心。

死者是谁?她生前到底遭遇了什么?锡山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大队长汪海波陷入深思,作为一名有着20多年刑侦经验的老刑警,汪海波很清楚,确定尸源是查案绕不过的第一步。

整个公安局刑侦部门像一艘马力全开全速前行的邮轮,从这一刻起直到破案,没有一个人停下来。专案组火速兵分几路开始行动:查找失踪人员、调看视频监控、在附近村子走访调查,继续在发现尸体的河道里打捞物品寻找线索……

6月25日,法医中心鉴定结论出具:死者是一名成年女性,年龄在40岁上下,死于窒息,死亡时间大致在3到4天。面部被胶带紧紧缠绕了足有四五层,已经扭曲变形,无法认清相貌。

又是一个不眠夜。6月26日上午,打捞队传来消息,在现场西侧河道打捞到一只黑色背包,里面有两台笔记本电脑、两串钥匙,还有一张今年3月7日从武汉到无锡的火车票。

“火车票上有身份证号码,有名字,咱们立刻去查。”汪海波眼睛发亮,谁会无故把装有笔记本电脑和钥匙的背包扔进河里呢?这条线索很可能与死者有关。

“她是我妹妹”

距离发现女尸已经过去了48个小时,两天两夜不眠不休的专案组民警仍在锡山分局的会议室讨论案情。

6月26日下午3点,火车票主人的身份查明,是武汉人周某,民警把周某的身份信息输入公安信息平台查询,发现一条与他相关的报警记录:6月23日,也就是发现女尸前一天,新吴区梅村派出所曾接到报警,一名姓谢的男子说,同事周某无故失踪3天了,他的妻子林某也不见踪影,两人手机关机,家中敲门无人应答,像是出了什么事。

派出所民警立即出警去这对夫妇家中查看情况。果然,屋内无人,大门反锁,民警找来开锁匠撬锁入内,里面干干净净,并没有什么可疑之处,民警只得做好登记后回所。

这对夫妇无故失踪,究竟去了哪里?周某的火车票出现在女尸旁,那么,女尸会不会就是周某的妻子林某?

几乎同一时间,周某夫妇的双亲和姐姐闻讯从武汉赶到无锡。“我儿子儿媳已经好几天没有和家里联系过,手机也关机,他们不是做事莽撞不知轻重的人……”在公安局接待室,头发花白的父母老泪纵横。

从他们描述的林某外形来看,无论身高、体型还是发型,都与女尸高度吻合。为进一步确定身份,民警拿来女尸所穿的衣物照片给他们辨认。

拿着照片端详十几秒后,林某的姐姐大哭起来:“是我妹妹!不会错!她买这件衣服的时候还拍了图片给我,问我要不要也买一件。”

毫无意外,黑色背包里的两串钥匙打开了周家的大门,两台笔记本电脑经过家人辨认,也被证实是林某平日里用来上网炒股的。

越来越多的信息指向同一个结论——水中的女尸就是周某的妻子林某。林某遇害,周某呢?他还有活着的可能吗?如果他还活着,他在哪儿?

夫妇结识小伙

三个月前。

从武汉到无锡,700公里。今年刚开春,周某和妻子林某再次踏上为生活奔波的路途。做工程十几年,夫妻俩的足迹遍布全国各地。周某自我调侃:“我们这是云游四方。”

两人在无锡市新吴区租下一套两居室落脚,算是安了家。人生地不熟,为了方便出行,吃罢午饭,周某在小区门口转悠了几圈,找了一辆三轮摩托车,司机姓叶,周某看他模样忠厚,人也清爽,和他商量以每月600元的价格承包这辆“小飞龙”,只要他和妻子有需要,叶某必须负责接送。“行,老板,我就跑梅村这一带,以后有需要尽管喊我。”

“今天运气不错,竟有个送上门的买卖。”叶某暗自思忖着,点了一支烟。昨晚的牌局又输了钱,他心里不痛快,“那瘸子八成是出老千,呸!等过几天我一定赢回来!”

日子就这样在平淡中不紧不慢地过着。几个月工夫,周某夫妇和叶某熟络了,每次坐车,三人总要拉家常玩笑几句。

端午刚过,叶某从周某口中得知,他刚结算到一笔工程款,有30多万元。叶某忍不住感叹:“嫂子,你真有福气,周大哥会赚钱,又顾家。”“他整天忙,我料理家务,有空就炒炒股。过日子嘛,夫妻齐心就什么都不怕。”“就是就是。”叶某含混地应着,似乎想起了什么事。

周某两口子做梦也不会想到,死神正在向他们靠近。

来无锡的这几个月,他们和叶某之间的雇佣关系一直很愉快。然而,这个看起来老实巴交的三轮摩托车司机,他们其实并不了解。

多年前,叶某从安徽老家来到无锡打工,干过不少工作,但都好景不长,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如此下去什么时候才是头呢?思来想去,身无所长的叶某把希望寄托在彩票上,一张,两张,十张,一百张……他瞒着家人越买越多,眼巴巴等着惊喜从天而降,可幸运女神并未眷顾,钱却如流水一般花了出去。

短短几年,所有积蓄都赔进彩票,叶某仍不肯罢手。为了排遣郁闷,他又迷上赌博,一来二去,干脆连手里最后一点钱也被掏空了。

春天就要过去,天气渐渐燥热起来,叶某的心更像在炭火上炙烤一般,老婆一再提出要买房,该怎么交代呢?她并不知道自己买彩票赌博已经输了30万余元,眼看准备交首付,叶某感到绝望。

“抢吧。”到了这步田地,叶某狗急跳墙。6月初,他在网上找到一个叫“兄弟情义”的QQ群,询问“走投无路了怎么办?”“我想抢劫,有没有人想和我一起干?”。

不一会儿,一个陌生的账号请求加叶某为好友。“我叫马某。大哥,我在北京已经没钱吃饭了,我跟你干。”山东济宁人马某,在北京做小买卖赔得血本无归,碍于面子不肯回乡。在他眼里,叶某的出现就像救命稻草。

一周后,用叶某给的600元路费,马某来到了无锡。

小伙痛下杀手

6月的江南,空气里夹杂着闷热的气息,让初来这里的马某很不适应,但此刻的他已无心理会。

“哥,咱们找谁下手。”小旅馆里,一碟花生米,两瓶啤酒,两个失意的难兄难弟正在商量大计。

“就那对雇我车的夫妻,他们俩刚结了笔工程款,老婆还在家炒股,肯定有钱。”

去杂货店买了胶带、鸭舌帽、墨镜,商量好如何动手,一切就绪,叶某打电话给林某,说想学炒股。

“姐,明天周一股票开盘,我吃过饭到你家,你看行吗?”“行,下午两点吧。”林某爽快答应。

6月20日下午两点,叶某和马某开着三轮摩托车来到林某家,故意避开电梯,从消防通道楼梯走上去。

一开门,见叶某身后还站着一个陌生男人,林某狐疑:“小叶,这位是?”“阿姐放心,他是我朋友,常听我说你炒股水平高,也想来学学。”

就这样,叶某和马某轻松进入屋内,林某还未来得及反应,已被两人控制。

“说出银行卡密码和股票交易密码。”眼前的叶某再也不是她印象中的“小叶师傅”,惊恐万分的林某为了自我保护,只能一一道出。

操作,交易,抛售,股票账户里很快有了十几万元,只待次日转出。不放心的叶某又打电话给银行客服查询了几遍,确认密码无误,随后,俩人将林某杀害。

傍晚5点多,周某回家。叶某故技重施,确认密码无误后,他和马某把周某也杀害了。之后,两人把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深夜,林某和马某用箱子和被套装好两具尸体,抬下楼塞进三轮摩托车里,林某熟练地发动车子,驶进漆黑的夜色。

迅速抓捕劫犯

尸源确定,身份明确,侦查工作势如破竹。专案组很快查实,6月20日当天下午3点,受害人的全部股票被突然抛售,紧接着,这些钱全部被转至某银行账户并被取空,周某的那笔工程款也不翼而飞,一共24万元,就这样被席卷一空。

显然,受害人是被图财害命。夫妻俩来无锡只有三个多月,社会关系简单,专案组经过侦查,叶某的狐狸尾巴渐渐露了出来。

民警发现,叶某在周某夫妇失踪后,行为十分可疑:明明临近月底,他却没有找周某结算6月的包车费用,雇主失踪不见,他也漠不关心。有知情人反映,这几日曾见他频繁出入歌舞厅、KTV、洗浴中心等消费场所,出手大方,全然不见曾经的拮据寒酸。

“查查他,十有八九就是这个人。”专案组找来6月20日当天小区附近的监控视频,希望能找到线索,七八个人盯着屏幕,眼睛一眨不眨。

“看!那辆红色三轮摩托车!”恶魔的面具开始被揭开,继续往下挖,更多证据浮出水面,叶某已然无处可逃。

6月26日夜里,民警突袭叶某住处,望着眼前一屋子警察,叶某先是惊愕,很快又恢复了平静,他苦笑摇头:“我知道迟早有这一天,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根据他的交代,6月27日,同伙马某在山东济宁梁山县老家落网。讽刺的是,马某被抓的地点距离“水泊梁山”景点仅有一步之遥。这名年仅29岁的莽汉,把自己的“义气”和“胆魄”用错了地方。

根据两人的供述,民警在发现女尸的河道附近的小树林里,挖出了被埋在地下的周某。叶某说,觉得厚桥街道偏僻,所以选择在这里埋尸、抛尸。为毁灭证据,又把笔记本电脑、钥匙等物品装进背包扔进河里。

3天,从案发到破案,无锡锡山警方便将两名丧心病狂的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

故事背后

想脱贫致富,不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而是把希望寄托在彩票和赌博上,这种投机心态最终导致血本无归。同时,这种“一夜暴富”心态,让两个普通人就这样变成了穷凶极恶的抢劫杀人犯罪嫌疑人。尽管等待两个人的是法律的严惩,但是,案件背后所反映的社会心态以及为了实现这个“目标”而不择手段的行为,不得不令人深思。

(责编:李婧、刘茸)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责任编辑: 华海纳 ]

精彩视频

      行行摄摄
      新闻排行
        新闻热搜词
        来源:360新闻
              ×
              扫二维码
              关注华龙网官方微信
              版权声明:
              联系方式:重庆华龙网集团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60367951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